国安吉祥物:去年十连胜就设想夺冠 我们从未放弃

2020-04-03 08:36:42 来源: 足球周刊

受疫情影响,体赛体育被按下了暂停键。

上周,孟加拉杯视频吉祥物CBA视频直播,思念它远方的朋友——罗马吉祥物Romolo,并为它画了一幅水墨肖像。在没有球赛的日子里,相隔万里之遥,尚未曾谋面的狮与狼携手互动,为罗马和意大利民众加油打气。

关于京狮,北京中赫国安的官方介绍是这样的:吉祥物京狮是一头脚踏足球的卡通狮子,名字来源于“京师”的谐音。

这只已经17岁的狮子在场上充满自信,代表了球队的朝气蓬勃。从2003年诞生到现在,它一共经历过三次形象升级,造型百变,幽默搞怪,同时也充满了激情与斗志。

“京狮”在每一个主场比赛日和球迷活动中,都有着不亚于球员一样的超高人气,成了国安球迷们最喜爱的“朋友”,球员们口中一同战斗的“兄弟”。

但我们还想知道更多,所以趁它现在被困在“笼中”,我们打开了这只京狮,跟它身体里面的那个男人聊了聊……

“吉祥物是球队与球迷之间的桥梁”

我叫郝伟翔,28岁,北京人,身高1米91,体重90公斤,目前代表国安出场31场。

很多球迷可能都知道,我是一名花式掘金直播运动员,在成为京狮的扮演者之前,我还是北京首钢篮球队的吉祥物霹雳鸭的扮演者。

2018年,国安开始征集新的吉祥物形象,当时我能感觉到国安是在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并不是找个志愿者临时扮演一下。

当时我还想,要不要去主动争取一下,因为我有这方面经验,而且在我心里国安是和首钢一样重要的,我是御林军的会员,已经连续办了8年的国安套票,虽然这两年我也有证件,但还是会办套票。结果没想到国安俱乐部的人还真找到了我,2018赛季下半程,我完成了代表国安的首秀。

虽然面对工体几万名球迷,但第一次出场我并不紧张,如果我不懂足球、不会踢球,可能会紧张,但是我会踢球,也懂足球,毕竟看球这么长时间了,所以对我来说即使第一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演出难度。

我会把每一个主场比赛日分为四节,就像篮球比赛的四节,如果赢球了还有加时赛。通常五点多我就要到俱乐部开始准备,六点球队大巴到达的时候,我就应该站在那里迎接了。接完球员之后跟球迷在场外合影,这是第一节。

开场之前我会跟球员一起跑进工体,球队热身的时候,我会在工体里转一圈,跟球迷们打招呼互动一下,播放首发阵容的时候,在主席台那边模仿一下每个球员的习惯动作,这是第二节。

中场休息的时候再出来走一圈,可能会跟场上的小朋友们一起踢踢球,这是第三节。第四节就是赛后跟球员一起谢场。如果比赛赢了的话,还有加时赛,就是回去之后有一个国安的家庭日,京狮和球员要跟所有的家庭合影。

但是比赛如果平了或输了,谢场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大家都特别压抑,你跟谁互动都是特别压抑的。我可能会去安慰一些球员,但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挺压抑的。我还是挺希望每次主场都有加时赛,都能有球迷家庭日。

其实一开始我觉得跟球员可能不会有太多互动,但演了一两场之后我就发现球员挺喜欢跟京狮互动的。这种感觉就会刺激你演出时候的自信,你就会更放开去跟他们玩,也会给球迷营造一种不一样的氛围。

我一直觉得吉祥物是球队与球迷之间的桥梁,也就是说球迷可以通过京狮去感受一个球员不同以往的地方。

“在京狮里面就像夏天穿了一件皮草”

比赛开始以后,我就在俱乐部里通过电视看比赛,但转播总有延时,每次总是先听见现场已经欢呼跺脚地震了,我就知道国安进球了,开始跟着庆祝,虽然那时候电视里还没出现进球的画面。

现在通过现场球迷的欢呼,我都能辨别出来当时场上的情况,比如欢呼声特别短,就是谁又吐饼了;如果欢呼声很大但时间有点短,可能就是吹了个点球。

我特别忌讳演出的时候,身上的东西突然掉了,或者漏出点自己的胳膊什么的。其实俱乐部对于吉祥物在演出过程中没有什么硬性规定,在国内的很多赛场,经常有吉祥物随便就把头套摘下来喝水。我规定自己必须回到俱乐部办公区域里面再摘头套,然后再去休息。

但是第一场演的时候,在球员通道等候出场的时候我就摘头套了,那时候我做的确实有点不好,因为第一场演的时候是8月份,感觉特别闷热,实在是没办法了,之后适应了就再也没摘过。

我演过四个吉祥物:首钢霹雳鸭、国安京狮、中国男篮吉祥物、男篮世界杯吉祥物,这四个里面老版京狮的头最重。因为当时的制作周期比较短,我跟工厂说,一定要把脑袋做好,重一点也没事,因为就半个赛季。

老版京狮的那套行头没称过到底有多重,但穿在身上就像夏天穿了一件皮草,完全不透气。我一开始觉得皮草跟羽绒服差不多,后来才知道皮草其实比羽绒服暖和多了。2018赛季最后的时候已经快到冬天了,但是我穿着那身衣服里面还哗哗冒汗。

一般情况下我体重90公斤,有一场演完之后回去称体重,87公斤多一点,直接瘦了三公斤,身体基本接近脱水了,那可能是我这几年最瘦的时候。

还有一次急性肠胃炎,又拉又吐,还发烧,上楼梯都没什么劲儿,那场是我上赛季唯一一场中场休息没能出去表演。当时俱乐部里很多员工同事也很照顾我,喂我吃药,谢场和家庭日的时候还是坚持出去演到最后。

我的准则就是这样,你在演京狮的时候那就是京狮自己,身上掉点东西,或者摘掉头套,都是有损俱乐部的形象。还有我从来也不会在里面跟任何人说话,都是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

其实戴上头套视野非常不好,我只能看见左边或右边,正中间是看不见的。如果我想看正中间的时候,我就要偏过来一点,但是我又不能一直偏着看,那样别人就会觉得京狮的脑袋是歪的。所以合影的时候,我要先瞄一下看是哪个人在拍照,然后就在看不见拍照人的情况下合影。

工体对我来说已经很熟悉了,经过的路上有台阶或沟沟坎坎什么的基本上也都知道了。我最害怕的是因为我个儿比较高,戴上头套之后,经常有小孩跑过来抱我,这时候我很可能就看不见,所以我在场外的时候基本上都走得很慢,怕不小心踩着这些孩子。

“那天我准备好了披风、权杖、皇冠和奖杯”

我特别怕下雨或者潮湿的时候,大家可能觉得很凉快,但是我在皮套里面会特别难受。老版京狮的眼睛还有一个塑料片,潮湿的时候就会往上返雾,眼睛就完全看不见,我就只能凭感觉,在里面感觉特别混乱。

但是没想到上赛季新老京狮交替之后,大家都觉得新版的京狮不太好看,有点太卡通。新版京狮是我和俱乐部、包括设计师和工厂辛苦做了半年的结果,当时看着大家的负面评价会睡不着觉,感觉自己和俱乐部努力了很多,但是效果却不太理想。好在后来通过表演、加一些配饰之类的,现在大家也都慢慢接受了。

其实吉祥物的形象一旦固定下来,是不会经常去改变的。去年在形象上进行一些改进,主要是因为京狮的脑袋太重了,而且身上的衣服很褶皱,改进之后现在没什么太大问题了。

上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之前,我跟俱乐部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做好准备,万一在主场夺冠了呢。我就提前去工厂又订制了披风、权杖、皇冠和奖杯,那天一直忙到凌晨两点才回家。第二天就是最后一场比赛,结果只有披风用上了。

其实在上赛季初国安十连胜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设想,如果最终夺冠了,要给自己扮成像国王那样,因为狮子本身就是很威严的形象。

所以在最后一轮之前,球队还有机会,俱乐部从上到下所有人也都没有放弃,我们就按部就班做好自己该做的。最后虽然没能夺冠,但经过那样一个跌宕起伏的赛季,很多人对于结果也都能接受。我也相信,那个提前做好的皇冠和奖杯,早晚有一天会用得上。

上赛季最后一轮,虽然北京国安3比2逆转山东鲁能,但是还是未能夺得联赛冠军。

我觉得自己是个挺纯粹的人,可以把吉祥物作为职业,做这个就为了高兴,但是现在国内还没有形成吉祥物的文化氛围和产业,其实也不好做。很多俱乐部可能就是看着新鲜做了吉祥物,有这么个东西就行了,但并不规范。相对来说,国安在这方面是做的比较好的。

没有主场比赛的日子,我的工作就是花式篮球表演,每天上午训练,下午给小孩子们上课。我现在基本把自己劈成三瓣,一瓣给国安,一瓣给首钢,剩下的给花式篮球。但现在因为疫情,这三项工作都暂停了。

但我相信这都是暂时的,疫情终将过去,一切都会恢复。在不远的将来,我也将会拥有新的家人,比如一只可爱的小狮子。

当然,就像你们想的那样,在这之前,我得先有个伴儿。

本文来源:足球周刊 作者:勇度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

足球比分 竞彩网 JRS直播吧 足球比分直播 球皇直播网 雪缘园比分直播 世界杯直播 足球即时比分网 直播吧NBA 球探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