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尔赫-梅西:如果梅西不踢了,我就不看足球了!

2020-09-11 07:08:09 来源: 足球大会

广东体育节目表留队了,不情不愿的那种。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两个结果都并不让人意外,当巴托梅乌把合同中的6月10日截止期和7亿违约金搬到桌面上来之后,梅西和梅西的潜在下家都只能屈服于此。

然而,事情或许不必走到如此尴尬的境地。

在梅西与《Goal》的独家访谈中,坐在他对面的鲁本-乌利亚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没有发送传真,或许一切都将被忘却,谁都不会得知你的决定”,其实就是在问如果以一种更为私密的状态与俱乐部商讨离队的可能性,现在的斡旋空间无疑会更大。

然而梅西只是在强调,他想以一种正式的方式告知俱乐部。

根据媒体消息,梅西在发出传真之前,没有告知自己的家人,包括替他管理合同的父亲豪尔赫-梅西。

就像当年他在更衣室里想了一会,出来面对阿根廷媒体TyC sports就说出了退出国家队的话一样。

四年前,豪尔赫与梅西一番长谈之后,后者收回了决定。四年后,豪尔赫与巴托梅乌多番长谈之后,还是梅西收回了决定。

虽然豪尔赫在梅西宣布留队前的四个小时,还在表示梅西的7亿违约金条款已经失效,但无论是他和他的儿子都很清楚,不讲愿不愿意对簿公堂这一点,真到了公堂之上,或许处于劣势地位的也是他们。

作为梅西的经纪人,豪尔赫与他的团队本该对梅西的合同有着更为清晰的理解,提供更为准确的信息,可是他们并没有做到。

他们,一直都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摔着跟头。

1

1987年,梅西在阿根廷罗萨里奥的加里波第医院。

彼时,马岛战败的余波让阿根廷国内动荡不安,不过相较于普通人,梅西的父亲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在阿尔辛达钢铁集团担任科长的他一个月的薪水有1600美元,梅西的母亲也在一家生产磁性线圈的工厂工作,这使得他们足以养育很多子女。

“我们家并不穷。”

小时候接受采访,梅西对自己的家境很满意,但豪尔赫知道不穷并不代表富有,他很清楚梅西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阿根廷盛产世界上最好的牛肉,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奶酪,但那不属于我们。梅西是吃着土豆和胡萝卜长大的,是喝着那些没有油的汤之后去踢球的。”

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小时候的梅西就展现出了极高的足球天赋。

工作之余,豪尔赫还担任着格兰多里少年队的教练,于是他早早地就把儿子送到了球队里,“当我作为教练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照我说的去做,到如今他还是没变。”

在格兰多里这支小球队,豪尔赫和阿帕里西奥一起培养着87年龄段的孩子,而梅西无疑是其中最为出色的。在阿帕里西奥看来,梅西的成功和他的父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豪尔赫意志坚强,为了梅西他吃了很多苦。”

来到纽维尔老男孩之后,梅西的父亲无法再站在场边发号施令了。

当时担任主教练的恩里克·多明格斯想起这位天赋异禀的少年的父亲,第一印象就是非常低调,“总是安静地坐在看台上或是最后一排椅子上,也不像其他家长一样大喊大叫”。

时隔多年,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豪尔赫的回答是:

“我喜欢一个人看比赛,到今天还是,这样可以远离其他人。”

11岁那年,豪尔赫带着一直没有明显长高的梅西来到医院,经过检查,医生发现梅西的体内缺乏生长激素。

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从体外注射生长激素,这意味着每个月都要花费900美元,对于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显然是个无法承受的沉重负担。

“我记得,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拿到诊断结果的那一天,当时天特别冷,走在街上,梅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非同一般的冷静,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家里没有任何能力让他接受治疗。”

“作为父亲,我最清楚他的病源自营养不良。”

为了能让梅西接受治疗,豪尔赫开始向俱乐部寻求帮助,然而无论是纽维尔老男孩还是河床,都不愿为一个10岁出头的孩子承担这么大的开销,即便那时梅西的能力已经远超于同龄人。

时至今日,豪尔赫依然认为,“如果他不需要接受治疗,那我们也没有为他寻找愿意承担医药费俱乐部这么大的压力了。如果老男孩愿意为他出钱,那他会留在阿根廷。”

正因如此,梅西一家开始遍寻关系,最终在马丁-蒙特罗和法比安-索尔蒂尼的牵线下,他们结识了时任法国杯赛程主席加斯帕特的引援顾问明格利亚,由此获得了试训的机会。

而他也是美丽童话的开端——“餐巾纸合同”的见证者。

2

力排众议签下梅西,台篮甲直播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俱乐部不仅要解决梅西的治疗费用,还要帮梅西和父亲承担房租,而且还要为梅西的父亲找到一份工作。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都是值得的。

在拉玛西亚的梯队里,梅西迅速成长,“在阿根廷,梅西有着天生的技术。但在巴萨,他也学到了战术,他有了看待比赛的不同视角,他有了不同的足球哲学。”而在巴塞罗那的公寓里,梅西和父亲相互支持,“那段时间真的很艰难,但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想要取得成功,需要牺牲奉献精神。并没有谁强迫我们这样做,这是生活本能的驱使。”

这让他们熬到了出头的时候,也让他们有了强大的防备心。

从2005年的世青赛、甘伯杯,到2008年的奥运会,再到在威少录像举办的欧冠决赛,梅西对巴塞罗那来说,越来越重要。

尤其在瓜迪奥拉的治下,巴塞罗那走上了一条成绩与美感兼具的康庄大道。水涨船高,梅西的个人价值也让他的家族获得了更多的收益。

一直在更新的合同,一直在上涨的薪水,梅西逐渐成为了世界上工资最高的球员,然而他并没有尝试寻找世界上能力最好的经纪人,来匹配自己的地位,他的合同、代言等工作,依然全权交给父亲处理。

结果,隐患在2013年全面爆发。

受到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西班牙政府在2011年废除了“贝克汉姆法案”,并且开始对高收入人群进行更全面的审查。

作为巴萨头牌,梅西也在其中。

2013年,西班牙税务部门将梅西和豪尔赫以偷税漏税的罪名告上法庭。虽然在法庭和媒体前,豪尔赫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我希望这个话题可以让我平静下来,因为我一直在强调,梅西和此事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没有对此强调什么。这事是我的责任,有疑问的话可以去找我律师谈,梅西和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但经过近3年的调查和审理,父子均被判处有罪,不仅要缴纳税款和罚金,还被判处监禁21个月。

虽然无需入狱,但这意味着梅西在法律上和媒体前有了永远洗不清的污点。

“有一个时期我有过想离开巴萨的念头。由于当时涉及与西班牙税务局的官司,我脑海中有想过离开这里。但这不是因为我想离开巴萨,而是因为我想离开西班牙。我觉得我受到了非常不公平的对待,所以我不想留在这里。”

之后接受采访时,梅西依然认为因为官司和受伤等情况,13-14赛季是他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年。

事实上,被西班牙税务部门找上麻烦的球星也不止梅西一个人,他所采用的避税手段也和其他球星别无二致。

但C罗可以因此更换自己的法律顾问,梅西却没办法开除自己的父亲。

3

“正如我经常说的,我专注于足球,他负责我在场外的资产,选择最好的商业合作。”

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梅西阐述了自己和父亲在职业发展上的分工,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由家人担任经纪人的原因——“你只需要安心踢球,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而且梅西再度表达了对父亲工作的肯定和支持:

“由我决定的话,他会继续担任我公司和基金会的最高负责人。”

2007年,梅西设立了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梅西的父亲豪尔赫、哥哥、嫂子都是这家公益组织的管理者。

用梅西的话来说,“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是我回报社会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因为我从这个社会中也得到过很多帮助”,而梅西基金会却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2007年就已经设立的基金会,却始终因为“帐目文件丢失”而没有在加泰罗尼亚注册,而在“无证运营”的6年间,巴塞罗那向梅西基金会捐款了750万欧元。

这样的事实让西班牙税务部门一直怀疑,巴塞罗那实际上在利用向公益基金捐款可以免缴税款的法律漏洞,暗中支付梅西的一部分薪水或奖金。

如果说捐款的来源引人生疑,那么去处也遭到了举办,去年6月,一位叫做Federico Rettori的基金会前雇员举报梅西基金会涉嫌做假账、欺诈和洗钱,其中两笔合计210万欧元的捐款没有存入基金会账户,而是存在了一个在卢森堡的户头。

最终,法庭以证据不足驳回了原告的指控。

自从基金会成立之后,一直活跃在全球各地。

疫情期间,不仅向阿根廷医院捐赠呼吸机等救治设施,而且积极捐赠善款,此前也曾为叙利亚的孩子们建造教室、发放教学用品。

作为世界上收入最高的足球运动员之一,这不仅是梅西的善心所在,也是社会要求他应尽的责任,然而身为基金会的管理者,豪尔赫却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几乎每一年,这家顶着梅西名字的基金会都会给梅西本人的形象带来打击。

在和豪尔赫有过共事的人看来,他的性格虽然比梅西要外向一些,但依旧非常谨慎,会怀疑身边的人能否真的帮助到梅西,与当初联系巴萨的索尔蒂尼反目成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要知道这件事发生在2004年,梅西还没有大红大紫的时候,待到日后梅西如日中天,这样的防备就变得更加明显,而站在豪尔赫的角度上来说,这也很正常,“因为每个人都想从梅西这个名字分一杯羹。他的家人想要保护他,这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这也就导致,时至今日,豪尔赫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出现了偏差。

在《Goal》的独家采访中,梅西说得很清楚:

“我告知俱乐部,尤其是巴托梅乌主席我准备离开,因为这是我过去一年来一直都在说的,我认为现阶段是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了。”

巴托梅乌使出“缓兵之计”并不令人意外,然而作为梅西的经纪人,豪尔赫和他的团队对合同的理解显然出现了错误,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或许自己也有些冲动的梅西发送传真,就变成了一招险棋。

在当年为梅西和巴萨牵线的索尔蒂尼看来,“Burofax非常重要,我不喜欢这种形式,最好的办法是坐下来谈判”,然而早在2004年,因为合作上的纠纷,他已经被豪尔赫列入了“黑名单”。

最终,梅西的父亲先是早早表示梅西“很难留下来”,然后理直气壮地表示7亿违约金条款失效,然而梅西却哪也去不了。

在与《Goal》的访谈视频中,梅西穿着短裤和拖鞋。

如此的装扮遭到了一些来自舆论场的批评,然而在梅西还不太出名的时候,他经常穿着拖鞋出入巴塞罗那的高尔特-英格列斯百货大厦,为此还被罗纳尔迪尼奥嘲笑,问他是不是疯了,居然那样去散步。

从这方面来说,梅西还是原来那个梅西,但在其他方面,他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其实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自从蒂亚戈出生,我就不是原来那个梅西了,当你将他抱在怀里时,就会明白这一点。有了孩子后,我感觉自己变了,想问题的方式都不同了。”

而这些变化,豪尔赫也感受到了,在他的眼里,梅西依然是个安静的人,但相较于以前,他“开朗了不少,有了很多的进步”。

也正是从过去几年开始,梅西愈发公开地表达自己的态度。

宣布退出国家队,反驳阿比达尔对更衣室的批评,带领一线队在疫情期间进行减薪,直至用这样公开的方式要求离开巴萨。

豪尔赫曾经说过:“如果梅西不踢了,那我就不再看足球了。我非常热爱他的足球,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足球世界,我也不愿意去做这种想象。

本文来源:足球大会 作者:写球的牧子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

188比分直播 极速体育 体育直播 800体育 足彩比分 足球分析 网球比分 NBA总决赛 足球资料库 即时比分